補習 BuXi

因大學昨天不開,早上與國語查經團契剩下來的弟兄姊妹去北岸的一個華人教會參加他們的禮拜。路上接了一位剛從中國大陸回來、之前有來過我們團契的阿姨,便與她談起這幾個月來發生的事情。她看到我們家 Anna 快六個月大了,就問到是否有開始教導她認字。然後就說到她在澳洲的小孫子,四五個月大就讓他學習掛在牆上的字母與單字,兩三歲就可以認得四五百個中英文單字...

面對這樣的問題,我和 Vivian 真的是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不知道是要表達慚愧呢,還是要覺得可憐。現在小 Anna 過的真的是無優無率的生活-就像其他六個月大的嬰孩一樣,每天不是吃、睡、舔手指、就是玩,最多聽聽故事,看看圖片,我們真的從沒想過現在要教她背單字。慚愧啊慚愧!另一方面覺得現在的小朋友真的是辛苦。不但沒有了童年,連在嬰兒時期玩樂中自己摸索的機會也被剝奪了。打從一生下了目標只有一個-考進中學、大學、研究所,擊敗身邊的其他小朋友,做大業賺大錢,之後再回來報效父母... 可憐啊可憐。

這讓我聯想到 Grace 從中國幫我們買回來的嬰兒用救生圈。根據包裝上的標籤以及所附送的光碟影片,讓小嬰孩學游泳的最大目的就是幫助他們早點發展,所以之後在學校在社會都能夠比別人更早一步,成就比別人更高一層。難怪每個父母都要他們的兒女學游泳...

教會結束之後往 Chatswood 的路上,看到了街旁大大小小的補習公司。那位阿姨又提到她們曾經去詢問給小學生補習的價錢,好讓她的孫子能進精英中學,但因補習班的高價而作廢。讀書需要補習,對於曾經在昆士蘭省讀中學的我是一個十分陌生的想法,但是因近年來移民與從亞洲來的海外學生的增長,中小學生,甚至有些大學生,課外要「補習」也受此影響而越來越普遍。將來我們也是要面對這個問題-補還是不補?是該感到慚愧呢,還是要為這一批新生代可憐?